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男人的杀气
男人的杀气

男人的杀气

雪廊的后面不远就是与黑街外的交界,偌大的一片枫林风景优美,却乏人问津。黑街的人因为这里接近雪廊而不敢擅越雷池,外面的人因为这里接近黑街而退避三舍。

  偶尔有些不懂事的小情侣倒是会来里面幽会,但自从出现了一个男人之后那些人也绝迹了。再无知的人也能从那个男人的身上闻到血的味道,那股杀气已经无法掩饰。尽管那个男人只是平静的站在那里,却吓阻了所有来此幽会的情侣。

  隐秘的血红树林里,仅有一个落寞的身影……

  肥胖的男人赤裸着身体坐在床边,焦躁的眼睛不时地向窗外瞟着,在看到一个个走动的高大身影后才略略放心的缩回来。胯下跪着的金发美女用尽了各种技巧,可是嘴里的肉棒还是半软不软的耷拉着头。

  「你这洋母狗,到底会不会侍候男人?妈的。」男人的恐慌化作怒气迁在了身前的女人身上,揪住了晃动的肥乳上的小葡萄般的乳头,狠狠的一撚,一股白汁竟然渗了出来,流了男人一手。

  女人吐出了口里的肉棒,有些不满的看着男人:「雷,你怎么了?到底谁要来?」「给我好好的吸,问什么问?」他一把抓住女人的下巴,一手扯着头发硬把肉棒又塞了进去。

  但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把注意力集中到身下的女人身上。霜哥的确还在阿拉斯加,可是白松回来了……他早该想到的,白松每年的秋天都会不知所踪离,入秋不到一周了,他挥霍帮内财产的事情却在这时暴露。

  前两天冷锋委託雪廊时被拒绝,让他高兴了好一阵子,仅靠冷家的力量,以他对冷家的熟悉,逃脱并不难。但偏偏白松回来了……这个人永远那么行踪诡异,承诺会保护他的大小姐冷兴雅派来了这些杂鱼之后就不再过问了。他越想越气,热血一沖,胯下的肉棒竟然昂起了头,顶的女人一阵咳嗽。

  反正命都保不住了,乾脆横下心来享乐吧。他这样想着,抽出了肉棒,抓着乳头把女人拽上了床,嘴里叫喊着:「都是你这个婊子,当初大小姐把你赏给了我,然后就劝我做那些可能丢命的事情。归根到底都是因为你!」「这……怎么能怪我……啊……」女人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强沖进体内的肉棒顶了回去,打桩一样的充实感震的女人说不出话来,只剩下止不住的呻吟。

  可惜上面的男人并不想取悦她,在她刚进入状态的时候拔了出来,扑的一声带出了一滩淫水。

  「别……别……我还要……进来……拜託你……」女人体内变得异常空虚,情不自禁的哀求了起来。

  「想要?我偏不给。」男人一步跨到了女人的胸前坐下,沉重的身躯压的女人有些喘不过气。

  他把女人的巨乳推到一起,用乳沟夹住了自己的肉棒,上下摩擦起来,还一面撚玩着女人的乳头。女人的肌肉渐渐的绷紧,胸前的红晕渐渐明显,鼻息粗重急促了起来,乳头在男人熟练的手指下硬挺起来,顶端微微的渗出了乳汁。男人用手指沾了沾渗出的乳汁,更为兴奋的掐住乳房的根部向里挤压着,白而柔软的乳肉包裹住紫红的肉棒,仅在乳沟的上端露出一个伞状的龟头。

  男人大声的粗喘着,眼看就将迈入高潮,突然,一直一副迷离样子的女人眼神一凝,猛地把男人推开,身形一转已经踏上了窗台,手不知何时也抓出了男人藏在枕头下面的手枪,如临大敌的看着外面。男人被推得措手不及,肉棒随着他的身子抖了几下,把精液射出了体外,画了一个抛物线落回了自己的身上。马上男人明白了什么,一头钻进了床下。刚才还在窗外走来走去的人影,竟然全部消失了……「砰砰砰……」一连串的枪响从屋子外的拐角传来,然后又归於平静。女人岔开大腿撑住两边的窗框,向上一翻,人已经贴着窗櫺停在了窗户的上半部,一缕淫水滑稽的从劈开的大腿根流出来,垂下一条银丝。

  「砰!」又一声枪响,巨大的玻璃应声而碎,女人双脚在墙上一蹬,人在空中一翻,半蹲着着地的同时枪口已经对准了窗户,只要一个黑影出现在窗户的范围里,就必然成为她的靶子。但窗户的视野里,竟一个人也没有。

  后脑一阵凉意,女人的头已经被枪管指住,一个淡淡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「隔着门射窗户比隔着门射你要容易多了,是不是?」女人也不搭腔,身子顺势向前一倒,一腿已经向着身后踢出,全不在意大开的双腿间暴露的溪谷。这一气呵成的动作是最好的应对方式,既避开了头部的要害也能反击对手手里的枪,她对自己估算的位置很有信心,这一脚一定能踢掉来人手里的枪。

  但她又一次打错了算盘,这一腿没有像她想得那样踢到来人手肘,而是踢到了坚硬的门板。门板应声碎裂,一个一身金黄大衣的男人从门板后悠闲的踱了出来,空着的手紧紧地抓住了女人的脚踝。

  女人还想垂死挣紮,被制的脚向下用力一挺,另一只脚直取来人太阳穴。就在她的腿因用力而分开的刹那,来人的皮鞋狠狠地踹上了女人的秘部,下体遭受巨创,用力的腿半途就软软的垂下,冷汗瞬间佈满了额头,手上的枪也脱手飞了出去,一双手紧紧地捂住伤处,身子蜷的像个煮熟的虾子。

  床下的男人紧紧地抱着头,他知道冷家的死神已经找上了他,白松是个只知道尊顺冷霜的杀人机器,即使小雅派来的女人再厉害,也不能阻止他完成冷霜交待的任务。胡思乱想中,两声枪响过后,床板被人一脚踢开,露出了赤裸着发抖的男人。一旁的女人大睁着双眼,双手紧紧捂着自己的下体,两个乳房上多出了两个豆大的血洞,汩汩的冒着鲜血。

  「松……松哥……你放过我……这一切……都是……冷兴雅害我的……」白松蹲在他面前,冷冷得看着他,把刚才拿在女人手里的枪的枪管塞进了他的嘴里,微笑着说:「抱歉,我也不想杀你。事实上,我谁也不想杀。但只要是霜哥想杀的人,就必须要死。」深深的夜色吞没了郊区的大宅,宅院里横七竖八的死屍旁,已经落了几只觅食的寒枭。「砰」的一声枪响划过夜色,寒枭惊飞而起,消失於夜空中……

【完】